第52章奈我何
作者:桑榆非晚二十叁      更新:2023-03-09 17:51      字数:1596
  魏紫清醒的时候已经是身穿霜门弟子的白色长袍,挽起发髻,手持长剑,护卫在大会周围。
  白舟云位在上首中央,一人带了龙形面具在左侧显然是沉宥玉。而她位在离白舟云正下方十几块大理石的位置,隔了十几个人弟子站立的位置,不算太远。
  魏紫正下方,便是为各排宗门所设的位置,密密麻麻的似乎来了不少人。但是显然份量是不够重的,不少人还在观望之中。
  当世三大仙门,蓬莱与昆仑早已不问世事,一心所求修道之事。而临仙门只派了不知道哪里来的两个男弟子,在一堆修士中显得的敷衍。
  于是,不少人交头接耳的对两人指指点点。
  魏紫催动自己的功法便觉得体内的紫黑白三道真气四处乱蹿,暂时毫无办法。她不知道自己被白舟云的傀儡术控制多久了。
  魏紫再次在识海中翻阅修魔录,只见上书中写道,人若想解傀儡之术,献祭灵魂与魔族。
  白舟云的话从风中接二连三的传来,她道:“从上古时起,皇权自神授。怀晋帝以天下人为女,选宣帝为储,是故帝者也贤者而当。”
  “帝者多为神者转世。皇族之中,诸如凌帝,霜帝者。而今,陛下并非是真龙天女,而陛下一母同胞的公子才是神女转世!只可惜不慎投为男胎!”
  人群中听此惊世骇俗之言论不了哄堂大笑,有人更是直接拆台,哪怕是当今最负盛名的观气大师。
  “小女不才,来自无名野宗。敢问白仙师可是有什么凭证?您虽是当世之大能,万万不可信口胡诌!我怕天道会降下报应!小女好生怕。”一摇着羽扇的弟子讽刺道。
  “小女学的正是观气。只可惜在这位公子身上并未见紫气。”
  白舟云还未答话,只见沉宥玉的面具从脸上消失,露出一张俊俏的脸庞。而失去压制的紫气开始狂飙溢出。
  紫气蓬勃而出,呼啸而过那位弟子 险些让她站立不稳,那弟子半跪地上 不由大口大口的喘气。
  众人心中不由的有了一番计较,当真是帝王的紫气。
  魏紫贪婪的吸取释放的紫气,偶然发现端倪。沉宥玉身上的紫气并非纯粹的浓郁紫气,反而浮于在表面的稀薄之气。
  白舟云的脸上露出一些轻笑,只见她袖手一挥,一块巨大的银镜出现在半空之中 发出耀眼的冷光。
  “金母镜?”
  “当真是金母镜!”
  “姜国的神物!”
  白舟云一派仙风道骨,双手结印做法,大喝一声,“开!”
  只见浩然之气直冲金母镜而去,而此时金母镜发出一道金光照在沉宥玉的身上。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见沉宥玉由人化作一条巨龙飞身到半空之中 在大会周围的上空发出阵阵龙吟之声。
  魏紫只见一道强光而过,自己旋即失去意识。
  “雕虫小技,竟敢班门弄斧…”一道女声陡然响起。
  只见金母镜再度发出一道金光直接打在巨龙的身上,只见巨龙全身竟是真火,从空中落在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巨龙化作人型,只见沉宥玉的全身被烧的血肉模糊,如今已经是奄奄一息。
  众人一阵惊呼,真龙是不怕烈火的,而这自称真龙的男子已经被烧个半死。
  白舟云瞧了眼倒在地上的沉宥玉。他那点可怜的紫气和龙血早就被她吸个干净,落到这个下场也是理所应当。
  魏紫脚踏金母镜之上,冷声道,“白舟云,你谋划多年,既然想当姜国的皇帝,我今日就给你这个机会。”
  魏紫轻挥衣袖,只见金母镜碎成千万块镜子化作利剑朝着白舟云而去。
  白舟云丝毫不惧,她飞身而起,只见她眼瞳之中闪过一道异色,重瞳陡现,左眼倒映着烈火。
  顷刻间,镜子全都化作粉末消散。
  魏紫冷哼一声,“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金母镜…”
  只见一面银镜在半空之中,将所有人全都照入其中。再睁眼时,周围的场景飞快的变化。
  一时是大能陨落的古战场,一时是飘渺毓秀的仙界崖顶,一时是暗无天日的魔界黑水暗池,一时是金砖碧瓦的皇室宫殿……
  而魏紫与白舟云两人,一直斗法,从惊涛骇浪的屠龙地到奇异诡谲的金乌林……
  “能让陛下亲自拿金母镜对付我,当真是我的荣幸……”白舟云挑衅道。
  “只可惜,我有了与陛下同源的紫气和血脉,就有了和魔族契约的权利……陛下能耐我何?”白舟云嚣张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