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追往事
作者:桑榆非晚二十叁      更新:2023-05-02 22:13      字数:1541
  白舟云看到面前的男子倒也不惊讶,面前的黑衣男子周身都是纯正而浓郁的魔气,正是魔族的少主,渡乌。
  “为何你要拦着我杀她,莫非,你也是这女子的裙下之臣?”白舟云嘲讽道。
  渡乌继续沉默不答,将手中的魏紫抱紧不让别人伤害她。
  “你今日没能杀掉沉帝,该归还魔界宝物。”渡乌喑哑的声音提醒着白舟云。
  “我要与她同归于尽 ,我没有输,本座没有输!”白舟云的眼睛闪过几丝偏执。
  此刻的霜门冲天的魔气直达九霄之外,方圆百里都是黑漆漆的不见天日。魔气越来越浓,让被困在其中的修真者们喘不过起来。
  沉帝心中并不惊讶,她之前早就有几分猜测,白舟云与魔族勾结起来。当然,她也有杀招。
  沉帝将金母镜抛到半空之中,跳起了请神之舞。只见黑漆漆的天空出现金光,瞬间将阴霾之前扫除一半。
  半空之中出现一位仙人,只见他白衣清绝,遗世而独立,正是五百年前飞升的沅蘅仙君。只见他袖手一挥,浓雾散去。
  神界早有规定,神仙不可随意干扰凡间的事情。而现在这些人是修真者不再算凡人,其中唯一称得上凡人便是沉帝,而她又不能算完全的凡人。
  沅蘅的衣袖闪出两道金光便将两个人偶困住,随即不停的变小变小,最终化作婴儿的大小。
  “多谢沅蘅仙君!”幸存的弟子的声音不由的此起彼伏。
  “多谢沉帝相救!”多亏沉帝,否则她们这些修真者,哪里能请得动上界仙者来救自己。
  落在地上的人偶陡然飞速转动,落到渡乌的衣袖之中。而此刻本来对这些小事没有兴趣 ,打算离去的沅蘅淡淡的扫了一眼。
  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魏紫的脸上,一股熟悉感油然而来,可是,他怎么都记不起来。
  将魔界的宝物收回,渡乌只觉得这些凡人间的争斗对自己实属没有意思,便消失在风中。
  眼见渡乌与元蘅都消失不见,沉帝也不打算在此停留这些本来也是宗门的低等弟子对她来说毫无用处。
  她来纡尊降贵来到此处本来也不是为这些人,当然也不是为了现在疯疯癫癫的白舟云,而是霜门这块宝地。
  她这个凡人对神魔来说不过是只蚂蚁,千百年来,凡人只能在神与仙之间夹缝苟且偷生。而她早就已经受够了!
  千年之前,天与地的主人是人类,不是仙,也不是魔!
  渡乌回到了自己的殿中,将沉睡之中的魏紫放在自己的墨黑大床之上,魏紫皙白的脸庞,如一朵绽放的花朵。
  渡乌看着魏紫,不由的想起两人初遇的时候。
  那是他才十六岁的时候,术法才刚刚小有所成,被一修真大能追杀重伤,流落到凡间的沅蘅城外。
  当时的魏紫正与几个貌美小倌在野外嬉戏了一夜正打算回城。见到晕倒在地生的十分貌美的渡乌,就救下了他。
  渡乌看着面前这个细心照料喂着自己汤药的女子,不由的产生极大的好感。
  他从出生之时母亲就去世了,父亲整日都在血池中企图复活母亲,从来未曾看他几眼。
  他虽是魔族的少主,但是魔族以魔术为尊,加之周围的与他一般大的领地之主的孩子都是女儿,也瞧不上他和他父亲这个男人,所以他一直倍感孤独。
  他的第一次献给了魏紫,两人在房中缠绵了叁天叁夜。可是不久,魏紫便对他腻了,与别人开始往来。
  他忘不了那日,他学着凡人的食谱做了些吃食给正在书房中的魏紫送去,没开门便听到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他用法术看到,一男子跪在书桌前,头颅在魏紫大开白嫩的双腿间起伏。另一男子则是一手摸着她的圆润,一边用唇舔弄。
  魏紫的面如桃李,薄唇轻吟,透明薄纱包裹的藕臂一手抓住一人的头发 享受着两人的服侍。
  他脸被涨得通红,不知所措的站在门外,愣愣着站在门外听着看着叁人的调笑生。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人一前一后的将阳具送入魏紫的穴中,看着魏紫裸身香汗淋漓。
  他的下身硬了起来 一种无名的嫉妒在心底攀升。他直接闯了进去,将魏紫抱起,用法术将那两人化作骷髅。
  他看着眼前目光里大惑不解的魏紫,心口扑通扑通的跳,这是他第一次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