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偷吻
作者:一块小西饼      更新:2023-11-05 17:10      字数:3962
  80/偷吻
  周呈齐包下了一家能看见维港夜景的餐厅,两个小时前,侍应就将最中央的窗景位收拾完毕,一整排倾斜的落地窗,称得窗外的景色更为气派。
  靠窗的一角,是他与妻子方韵姝的身影。
  宾利刚停稳在地下车坪里。
  都说红气养人,事业、爱情双丰收的黎芙,自然拥有了一身底气,身上的这件Ralph Lauren的藏蓝色礼服,是周映希特意为她挑选的经典款,市面上早已无货。
  周映希喜欢她穿绸缎,丝滑轻薄的面料帖服着她玲珑有致的曲线,细带绕过鹅颈,优雅的挂在脖间,薄肩裸露在外,肌肤雪白透粉,而藏蓝色也特别适合她,是不轻浮的低调与沉稳。
  为了配合自己的女友,他选了一件Giorgio Armani的藏蓝色大衣,不拆穿他某些方面的真面目,依旧是那个儒雅俊秀的翩翩公子。
  “紧张吗?”周映希牵紧黎芙的手。
  “不紧张。”黎芙摇头,靠在他的手臂上说,“我可是马上要成为李嘉诚邻居、坐拥过亿豪宅的女人,我还怕谁呢。”
  明显她狂妄的语气只是一句玩笑话。
  在周映希登门拜访,告知要将半山别墅过户给自己的那晚,黎芙想了一些事,她可以确定的是,他送自己一套顶级豪宅,不仅是摆明恋爱的态度,还有,他想给自己的底气,让自己在面对他父母时,不怯场。
  比起豪掷千金,更让她感动的,永远是他的周到与细心。
  电梯在二十五层停下,黎芙挽着周映希走进餐厅,她只要化上精致的妆容,就有遮不住的明艳气场,一头及腰的莹亮卷发散在肩后,一颦一笑,从容优雅。
  单从外貌看,他们也是般配的一对神仙眷侣。
  地毯上是皮鞋和高跟鞋的轻踏声,方韵姝和周呈齐闻声抬头,从交错的烛影里,他们看到黎芙颔首微笑,走到桌边后,黎芙浅浅弯下腰,伸手打招呼,“伯父伯母,晚上好。”
  周呈齐热情的先握住,“晚上好。”
  黎芙又将手伸向方韵姝,方韵姝面色沉静,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握住她的手,“晚上好。”
  随着周呈齐一声“坐”,黎芙和周映希并肩坐下。
  担心黎芙会紧张,周呈齐先和她聊聊卫生署、法医的工作。
  “听说做法医很辛苦的。”
  “目前还好,因为我还在实习,后面还要继续学习和考核。”
  “这几年又几年的学习,看得出来,你是真的热爱啊。”
  “嗯,从小的理想,没有变过。”
  ……
  方韵姝不出声,只聆听和观察。
  父亲和女友聊得热络,周映希给母亲倒了杯温水,递到方韵姝手里时,笑了笑。
  方韵姝知道儿子在卖乖,关于半山别墅过户给黎芙的事,又是一次他们父子俩先斩后奏的事,当时,她是急过怒过,但最后还是尊重了儿子的意愿。
  和在黎家的热闹不同,和周家人就餐,全程都要保持得体的仪态,刀叉的动静绝不能大,就连说话声也要尽量柔和平静。
  或许是不想让黎芙太拘谨,周呈齐找一些接地气的话题和她聊,但聊着聊着,话题就引到了那次游艇出海的趣事。
  他边吃牛排边说,“我挺喜欢你爸爸,看着严肃,还挺风趣幽默,你妈妈也是,我以为做女警的都很凌厉,没想到有学识,讲话又温和,还烧得了一手好菜。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难怪你性格好。”
  “谢谢伯父夸奖。”黎芙微笑。
  周呈齐意犹未尽,“下次等我有空了,我们再一起出海玩。”
  “好啊。”
  在座的四人,只有一个人格格不入,就是没被邀请的方韵姝,她轻轻瞪了周呈齐一眼,但周呈齐不但没察觉,反而继续在聊。
  他一脸笑容,“还有小泡芙,我也很喜欢。”
  “嗯,它是我在剑桥收养的流浪狗。”黎芙说。
  “哪里还看得出来是只流浪狗,被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黎芙笑了笑。
  周映希搭话,想要获得一些存在感,“我的公寓那么舒服,它当然能被养得白白胖胖。”
  ……
  说完,周映希才想起来,母亲对这些事还不知情。
  被所有人隔绝在外的方韵姝,心底自然不悦,她切着牛排,抬眉问,“你们很早就住在一起了吗?”
  “没有,”周映希解释,“是因为剑桥的宿舍不能养宠物,当时黎芙急于给小泡芙找一间公寓,刚好我不常去剑桥,就租给了她。”
  方韵姝垂眸轻哼,“难怪有段时间,伦敦公寓的管家和我说,你常常外出。”
  讲完话,她抬起头,冲周映希意味深长的一笑。
  周映希笑着和黎芙对视了一番,像两个被家长抓包的小孩,手伸到桌下偷偷的握了握,又勾了勾手指,一套可爱的小动作后,又规规矩矩的用餐。
  看小年轻恋爱,周呈齐觉得自己年轻了二十岁。
  清脆的刀叉声萦绕在餐厅里,他们边赏景边继续用餐,侍应给他们倒了一杯昂贵的葡萄酒,方韵姝浅尝了几口后,询问黎芙,能不能和她去走廊聊聊。
  黎芙自然不会拒绝。
  母亲突然的举措,让周映希有些紧张,他握住了黎芙的手,尽量柔声安抚她,“别害怕。”
  “我不怕。”黎芙用唇语说给他听。
  她是真的不害怕。
  看着和方韵姝一前一后走出餐厅的背影,毫不扭捏、胆怯,相反,是难得的从容大气。周呈齐晃着酒杯赞许,“黎芙将来一定本事不小,她可不是什么躲你身后的小女人。”
  周映希和父亲轻轻碰杯,眼里的笑容是对自己眼光的认可。
  餐厅外有一处能休憩的走廊。
  方韵姝站在窗边俯瞰夜景,黎芙和她保持了一些舒适的距离,她主动向方韵姝将自己和周映希所有的事情,全盘托出。
  叙述完后,黎芙解释起一件事,“上次在伦敦,拒绝了伯母您的晚宴邀请,是因为我认为当时我和周映希的关系,还不到能见长辈的程度,贸然赴宴,只会显得我轻浮、不成熟。但这次不同,我和周映希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我应该大方的见您和伯父。”
  嗯了一声,方韵姝问去,语气总是平和中给人压迫感,“你收下了周映希的半山别墅,不怕我认为你和他恋爱,是别有目的吗?”
  “不怕,”黎芙轻轻摇头,“我相信,伯母您和我再接触一段时间,自然会消除这方面的疑虑。”
  “你很有自信。”
  “我只是做人比较坦荡。”
  方韵姝看了黎芙一眼,然后扭过头,呼吸渐深。
  黎芙也将视线移向了窗外,浑身都充满松弛感的她,即便身边站着的是盛气凌人的女强人,但她也能用轻快的语调对话,“他们都说和我在一起会很开心,周映希也这么说过,所以我有一点点贪心,我希望,以后我也能给您和伯父带去开心。”
  不惹人反感的自信,有趣的言语,都让方韵姝不自觉地多看了黎芙几眼,她心底的天平好像在慢慢朝那对父子倾斜。不过她的脸上还是看不出波动的情绪,只问道,“我听说,你准备资助一个小女孩。”
  黎芙一怔,又点点头,“嗯,是。”
  “为什么想要资助她?”
  “缘分吧,”黎芙说,“在她母亲被杀害前,我曾在超市里与她有过一面之缘,我不想让一个优秀的女孩,失去美好光明的前途。”
  听后,方韵姝点点头,走回餐厅前,她问,“映希说,下周你们要回一趟伦敦,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参加帝国理工大学的演讲活动?”
  突然的邀请,让黎芙有些吃惊,但她很快给出了肯定的回复,“我很愿意。”
  /
  回到餐厅,周映希和周呈齐发现,这两位女士明显变得比刚刚亲近了许多,会聊天、会碰杯、会对视而笑。
  一顿晚餐,愉快收尾。
  为了给儿子二人世界,周呈齐和方韵姝过了一会儿才走。
  两个人的步调却不一致,方韵姝显然闷着一口气,“你现在是不是所有的事都要瞒着我。”又低哼,“那么喜欢黎家,你跟他们去深水埗一起过好了。”
  周呈齐向前搂住了妻子,“你是不是听我夸黎芙的母亲温柔,你吃醋了。”
  “我没那么无聊。”方韵姝沉了一口气,但闪烁的眼神出卖了她。
  周呈齐也不满,“讲点道理啊,是你先瞒我的,你去伦敦找前任也没告诉我,你设身处地的想想,我心里什么滋味。”
  方韵姝再次重申,“我找他是正经事……”
  “我知道你们不会乱来,但你没告诉我,就是你的错。”周呈齐气冲冲打断她。
  方韵姝懒得理他。
  周呈齐搂着她往电梯走,“把你手头上的工作暂时歇一歇。”
  “为什么?”
  “陪我去趟南法。”
  “做什么?”
  他将她搂紧了一些,“度蜜月。”
  半山别墅的车库里,白色宾利似乎震了一段时间,从敞开的车窗往里看,能看到里面交欢的身影有多激烈,大概过了十分钟后,车里的情欲才渐渐消退。
  有过第一次在车里做爱的经历,他们都喜欢上了挤在狭窄空间里流汗的刺激。
  一场折腾人的欢愉结束后,黎芙躺在了周映希的腿上,身上的礼服凌乱不堪,脖间的细带散落到了腰际,一对被蹂躏过的酥胸,还有红红的指印,以及还有一点点残余的白色液体。
  听着车里暧昧氤氲的英文歌,周映希看了一眼手表,卡在12点12分,他发送了一条朋友圈,以及一条微信。
  听到提醒声,还在高潮余韵里的黎芙,伸手去摸手机,划开,看到周映希给自己发来了一条微信,内容是,“看朋友圈”。
  黎芙好奇点开,更新的第一条,就是周映希发的朋友圈。
  “看视频。”周映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
  “嗯。”
  黎芙点开了视频,是他用图片和视频混剪的一段短视频。
  她本以为照片会是他们恋爱后的合影,却发现不是,这些照片她从来没有见过,全是他偷偷捕捉下了她最漂亮的瞬间,从剑桥到伦敦,再到爱丁堡。
  看到最后一张照片时,她全身绷紧,吓得一直在嘀咕,“不可能”。
  看环境,应该在吴诗生日party的田间别墅,周映希依偎在她身边,留下了一张偷吻的自拍。而偷吻的人,不是他,而是她自己。
  她看上去是那么的主动和享受。
  朋友圈的文案,是他终于能昭告天下的雀跃,还有一点点想要被偏爱的傲娇。
  ——「是我先心动的,是你先吻我的」。
  -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