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书房-1(h)
作者:一块小西饼      更新:2023-11-06 16:00      字数:3853
  82/书房(道具play h)
  窗外已经日落,认真学习了一整天的黎芙,饥肠辘辘,她本来想先把情趣快递搁一边,去下点面条填饱肚子,但刚从冰箱拿出食材的她,悄悄的改变了主意。她所以对任何新鲜事物都会好奇,包括那些看上去极其色情的小玩具。
  她抱着盒子,走去了书房。
  以前吴诗就老说,找不到合适的男人就别乱谈,如果偶尔夜里欲望难耐,不妨试试这些小玩具解解馋,又说,现在很多女生都会用,让她别有羞耻感。
  黎芙蹲在地毯上,把盒子里的情趣用品全掏了出来,没用过这些东西,她完全不知道如何使用,像一个好奇宝宝翻着说明书。
  落日余晖洒进窗里,笼罩在她身上,因为也没想着出门,宽松的白衬衫里没穿内衣,双腿赤裸,只套了双米白色的堆堆袜。
  “颜色还挺好看。”
  吴诗很贴心,送的都是浅色系、小巧的款式,女孩子看了不会厌恶。黎芙拿起一只淡黄色的震动棒,开始研究起来。
  她给吴诗发去了一条微信,「真的比男人好用吗?能高潮?能喷?」
  自从黎芙开了荤,她们聊天的尺度越来越大。
  吴诗回复:「你试试呗,要是不够爽,你再投奔周老师。」
  周映希还有一会才回来,于是,黎芙把手机扔到一边,决定自己先玩一玩。
  把震动棒清洗消毒后,她小跑回到书房,处在发现了新大陆的兴奋中。她在挑选一块宝地,书桌的皮椅是他的宝贝,绒毛的地毯不易清理,最后她躺在了沙发上,是布艺面料的,她想要是一会真潮喷了,也方便清洗。
  虽然顶楼外视野开阔,不会有被偷窥的危险,但黎芙还是合上了百叶窗。
  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反倒给了她一种刺激感。她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将小玩具慢慢伸进了内裤里,玩具刚刚用温水清洗过,温热的贴着肌肤,刚往穴缝里挤了挤,又害怕得下意识缩回。
  她突然有种很怪异的感觉,虽然周映希的尺寸不小,一样也是破入花穴里,但由他操控和她自己操控的感觉皆然不同。她缓了缓,然后闭上眼,唇线抿紧,重新将震动棒塞入了穴里,还好她听了吴诗的提醒,要擦润滑液,现在入进去时不至于会疼。
  衬衫被撩到了小腹上,细白的长腿小幅度的摆开,黎芙按开了震动模式,调到了微震档,玩具一点点地推进粉嫩的穴肉里,手心的震动慢慢朝她的身体里蔓延。
  投入到状态里的她,耳边仿佛只能听到玩具的嗡嗡声。
  蜜穴被玩具震出了一波波的快感,肥嫩的肉穴被冒出的股股淫水浇湿,一滴滴地沿着穴缝流到股肉上,水光淋漓。黎芙握着震动棒的手一直抖,她没想过一个小玩具,真的搞到自己头皮发麻。
  当微震已经填满不了穴中痒意时,她想试试中档,手指刚刚去调开关,桌角上的手机在响,是微信视频通话的铃声。她担心是父母或者黎言打来的,本来打算过会儿再接,但脑中的神经突然绷紧,她才记起来,下午忙于学习时,周映希说下午的会议提前结束,会提前回家。
  黎芙惊慌的将玩具藏到了抱枕下,整理好衣物,接通了周映希的视频通话。
  毕竟好不容易才哄好他,暂时不能再让自己撞墙了。
  应该是助理将车送去了机场,坐在宾利里的周映希,已经行驶了一半的路程,他说还有十几分钟到家,黎芙只笑,其余的话不多说。
  他发现,她的脸很红,关心的问,“你感冒了吗?脸这么红?”
  “嗯?”黎芙懵了懵,摇头,“没有。”
  总觉得哪里不对,周映希没有挂电话,而是观察了一圈,发现沙发上好像有一丝水液的痕迹,他眉心微蹙,“你在家里藏人了?”
  “说什么呢”明明没藏人,但黎芙有种被识破的心虚。
  只见周映希轻笑,“自慰过?”
  越是亲密,他们之间的说话尺度越是收不住。视频里那张白净的书生脸,口中却说着极荤的字眼,黎芙脖颈瞬间红了。
  “嗯,”她干脆不装了,“吴诗给我买了情趣用品,我就在书房试试。”
  “舒服吗?”周映希猜到了。
  黎芙从抱枕里取出了震动棒,平稳驾车的周映希,瞄了一眼,看到棒身上沾满了水液,他笑,“流这么多水,看来它把我女朋友伺候得很舒服啊。”
  “还行吧。”黎芙只这么回答,然后又说了一句,好好开车,一会儿见。
  她想挂了电话去收拾一下书房,没料到周映希却又用温柔的语气哄她,“开车好无聊,让我看着你玩小玩具,好不好?”
  “不要。”黎芙吓到了。
  周映希忽视了她的拒绝,继续哄她,“我想看看,是我厉害,还是它比较厉害。”
  她还是不愿意,“你回来再看。”
  “我现在就想看。”他的语气忽然变强势。
  也许是这种特殊的情趣,逐渐勾起了黎芙一点点羞耻的兴致,她把手机架在了桌上,双腿大分,脱掉了内裤,镜头刚好对着她水泽莹亮的嫩穴。
  明明已经吃过她很多次,什么赤裸的画面没见过,但看到这样情色的画面,周映希喉咙依旧紧到发热。
  “你注意开车。”她提醒了一句。
  “嗯。”他点头。
  太阳又西斜了一点,书房里没有开灯,昏黄的夕阳拉出了长长的人影,包括黎芙手中的动作在墙壁上也映得清晰。
  在等红绿灯时,周映希有了短暂的时间,可以好好欣赏画中美人。
  镜头推得很近,黎芙双手按着手中的玩具,小腹都被电流震得微微发麻,下面的粉穴困难地吞入了棒身,她闭着眼,在幻想插进来的不是玩具而是阴茎。水液从缝里不断地冒出,连洞口的收缩,周映希都看得一清二楚。
  恋爱后,在亲密事上的黎芙,放得越来越开,此时的她,表情沉醉迷离,凌乱的发丝贴到了雪白的脖颈边,唇边溢出低吟。光洁白嫩的长腿上,套着一双学生气的堆堆袜,可她脸上又荡漾着难耐的迷离,又欲又纯,胸腔里填满的欲火烧得周映希难受,底下越来越硬。
  “嗯、嗯啊……”一声声的呻吟从屏幕里传出来。
  车窗外是伦敦夜晚川流不息的车辆声,和车内形成了两种风景。周映希恨不得穿进屏幕里,狠狠地压着她,将她生吞活剥,他喉间涌来滚烫的气息,“喜欢玩具,还是喜欢男朋友?”
  手中的震动棒震得又密又重,黎芙上身挺着轻颤,“喜欢、喜欢你……”
  周映希压低了声,“想不想要男朋友操你?”
  男朋友的荤话在耳边,震动棒被自己握在手中,对着他自慰,羞耻感成倍的袭来,黎芙全身都泛起了灼烧般的红晕,意识被搅乱,她顺着心去应他,“……想。”
  “想什么?”周映希逼她,他很喜欢这种逼她说荤话的情趣。
  “操……我……”理智尽失的黎芙,喘着急气嘤咛。
  当然,她也并不是那种在会害羞的软妹,相反,她很喜欢配合男友的情趣,因为也会让她自己快感翻倍,所以周映希才敢一次次加大他们之间的尺度。
  /
  大概十分钟后,公寓的指纹锁“嘀”了一声,门边传来了男人的脚步声,伦敦的深冬,湿冷寒骨。周映希迫不及待的往书房走,扯下了脖间的围巾,身上裹着的深灰色的羊绒大衣冒着徐徐寒气。
  推开门,他看到玩累了的黎芙瘫在了沙发上,高潮过一次的她,人晕晕乎乎的,衬衫也没整理,胡乱地撩在腰间,臀部裸露在外,后腿的沙发位置上有一小圈被淋湿的痕迹。
  蹲在沙发边,周映希边解大衣的扣子边说话,温柔里带些坏坏的挑逗,“小馋猫。”
  他开会有个习惯,喜欢戴一副银边的眼镜,下了飞机后,这一路也忘了摘,镜框压着他高挺的鼻梁,配上他此时蕴着火的眼神,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斯文败类。
  想起刚刚的视频自慰,冷静下来的黎芙,羞到不行,脸塞在抱枕里,捶了他一拳。
  “困了?”周映希皱皱眉。
  黎芙很轻地“嗯”了一声,他调情般的学她“嗯”了一声,然后握住她的手腕,在她手背上一吻,但不是什么温存,而是告诉她,还没结束。
  周映希拿起被扔弃的小玩具,端倪了一番,然后按开了开关。
  听到嗡嗡声,黎芙发出懒懒的小猫哼唧声,“不要来了。”
  在这件事上,周映希依旧很强势,他脱下外套后,抬起黎芙的一条腿,双腿以侧躺的姿势大幅度大开,甚至比摆出m字更羞耻。他盯着那刚刚被餍足过的湿润小穴,咽下一口难耐的欲火,然后将震动棒重新推入了穴里。
  紧窄的穴缝被假龟头破开,周映希调的是中档,才在穴里研磨了一小会儿,强烈的快感再次拱入黎芙的身体,弄得她腰肢乱颤。震动棒插在穴里,粉色的穴肉颜色越来越深,她很敏感,淫水不断地往外涌。
  “要不要再深点?”
  “……嗯。”
  周映希听话,握紧震动棒,往穴里钻得更深了些,黎芙腿一抖,叫出了声,“啊……”
  “这么舒服?”他问。
  “嗯、嗯……”她的意识早被下体的震动彻底搅乱。
  窄穴里的肉瓣被完全撑开,棒身不断地震着花心,淫水喷溅到了周映希的手上,他又更坏的揉了揉已经凸起的阴蒂,指腹的力气越来越重,黎芙的腿从他的肩膀上抖了下来。
  他暂时松开了手,稍微调整好了她的姿势,底下的震动棒还插在穴里动,假龟头绞得很深,像嵌在了花心处,她急促的抽气,开关已经从中档调到了强震模式,高频的震感震得小穴快要麻痹。
  “啊、啊嗯……”黎芙眼尾湿红,衬衫被细汗濡湿,两次相隔不久的高潮,让她处在了随时崩溃的边缘。
  无尽的快感像翻滚的潮水将她吞没。
  室内的温度在狂升。
  黎芙崩溃,周映希更憋得难受,底下从车上就硬得不行,几次差点失去耐心,抱起她来狠操,但他还是想先让她舒服舒服。
  拔出震动棒时,穴里被堵住的淫水,泄了出来。
  周映希在黎芙烧到绯红的脸颊上,轻柔地给了一个事后吻,但一切依旧没有结束,全被他当成了前戏,他摸了摸她的额头,说,“我先去洗澡。”
  -
  晚上还有。
  吴诗和谭叙,会写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