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在人间的沙雕日常 第40节
作者:陈三果      更新:2024-02-12 11:26      字数:3406
  莫一不知道她们现在算什么关系,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喜欢殊惟清,不过是当下的一切她觉得还不错罢了。
  大魔王随心所欲惯了,对于一些很难找到答案的问题,理所应当地选择无视。
  今天他们准备去一个庙里拜拜,是莫山川和曼绮柠提议的,说什么心愿达成过去还愿。
  莫一不懂,但想到最近四处跑,做人儿女没有太长时间陪伴在跟前,比较愧疚,所以就跟过来了。
  为了表达诚意,四人都没有开车,而是用了步行的方式。莫一边走边好奇打量四周,这个地方她之前没来过,没忍住多看了几眼,殊惟清是只要莫一在,眼里除了她就装不下别的东西了。
  曼绮柠心情很不错,终于可以和自己宝贝闺女待在一起了,就是她们现在位于县城的路上,道路窄还没有专门的人行道,要是四人并排走太危险,这才两两分开。
  不过,曼绮柠走几步就回头看看女儿,心里像是被甜丝丝的棉花糖填满一样。
  这会,像刚才一样,她又回头,可她脸色突变,惊叫了一声。
  莫山川一下抱住妻子,转过身来,看见远处的一幕,神色暗下来。
  莫一快走两步,察觉到爸爸的目光也跟着向后看去,在距离他们10米的地方,是一个亢奋的拿着滴血刀子的男人,有个女人躺在地上,肚子上正在往外冒着血,身后很快就蔓延出血水来。
  她快走两步,安慰曼绮柠,只是看了殊惟清一眼,殊惟清像是懂了一样,快跑过去,三两下制服男人,把胳膊上一直给莫一带的小外套撕成布条,包扎的时候用了一点灵力,所以很快,女人就不在流血。
  附近的路人有打急救电话、有报警的,等医生和警察过来,殊惟清才快步走回来。
  此时的曼绮柠身上都是冷汗,脸色苍白,浑身无力的样子,莫一担忧地说:“我们先回酒店吧,明天再过来,我最近没什么事,好好陪陪爸妈。”
  -
  莫山川轻轻关上房间门的时候,莫一等在门外,看见她,莫山川比了个“前面”的手势。
  走廊尽头的窗边,莫一看着莫山川,等他说话。
  “你妈妈有次自己出门的时候,遇到有个男人,也是拿着刀,要砍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在跑的时候,绊倒了,眼看着男人马上就要追上挥刀,你妈妈冲过去,把女人拉起来,结果那个女人起来后,把你妈妈推到拿刀男人面前,给自己争取更多的逃跑时间。”
  接下来的话,莫山川的声音沙哑了很多,“那个男人觉得你妈妈多管闲事,直接挥刀过来,刺在了她的肚子上。”
  “因为...因为”莫山川声音有些哽咽,甚至说不下去。
  莫一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胳膊,示意不要再说了,她只是出于关心,想知道妈妈的情况,并不想撕开父母心上的伤疤。
  莫山川深吸一口气,继续说下去:“那时四周根本不是没有人,但是因为看见了你妈妈的下场,没人敢上前阻止,甚至都没有第一时间报警叫救护车。”
  “送去医院太晚了,其实你妈妈能活下来,我就很感激了,至于她能不能做母亲,我根本不在意。”
  “那个时候是我事业上升期,我还没有那么大的实力,一些圈子交往是推脱不了的,你妈妈在圈子里受到了很多不好的....”
  “我好不容易让她开心点,可这件事给她的阴影太大了,而且你妈妈很喜欢孩子的,后来我们也尝试着□□,可都没有遇到合适的,这次去还愿也是因为,你妈妈觉得现在有了这么好的孩子,她的心愿已经达成了。”
  莫一低着头,掩下心里的酸涩难受,凝神感受自己母亲的身体情况。
  好半响,她身形晃了晃。
  怪不得,以她们家的实力,也没能治好妈妈的身体。
  就好比,一个人腿伤了,总有办法和希望能痊愈,但要是截肢了,那就一点办法没有了。
  莫一握紧拳头,抬起头,“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
  莫山川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只要你好好的,我和你妈妈就很满足了。”
  第二天四人再次出发的时候,莫一拿了块玉佩给曼绮柠,这还是她昨晚翻遍自己的宝库后没有合适的,殊惟清拿出来的。
  她不知道人体少了个器官会有多大的影响,但有仙界的玉佩蕴养着,应该会好一些。
  一行人很有默契地都没有提昨天的事,一路嘻嘻哈哈开玩笑讲趣事。
  本来挺顺利的,就是在爬山的时候,忽然出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头上戴着的棒球帽顶有坨黑色的毛球,就像一个兔子尾巴一样。
  看见莫一就往她怀里扑,被阻挡后还叫嚷着都给他洗过澡了,看了他的身子要负责。
  莫一一脸懵逼,想争辩的时候,殊惟清就把人拉走了。
  “那人谁啊,我没见过啊。”莫一真的很无辜。
  “那个傻子认错人了。”用一车胡萝卜把黑兔子糊弄走的殊惟清毫无心理负担地说。
  莫一点点头,表示认可。
  等到寺庙门口的时候,莫一没想到在这个地方还能遇到熟人,月老坐在小马扎上,坚持不懈地给人算姻缘。
  “大爷,您别扯姻缘了,那东西我不在乎,您就说我到底能发财吗?上次遇到个算命的,说我财路有点小坎坷,我刚想问清楚城管就来了,我已经一周没有睡好觉了,您看我白头发都愁出来了。”
  “姑娘,我给你说,你的正缘真的很好。”
  “哦,知道了,那我的正财呢,好不好?”
  “你以后会有一儿一女,孩子聪明又孝顺呢,所以遇见就快点结婚,对你大有好处。”
  “那大爷您看看我干点什么才能发财啊,两个孩子,现在养孩子很贵的,您指点下?”
  莫一听着这驴唇不对马嘴,各说各的话一下笑了出来。
  她承认自己嘲笑的声音有点大,所以月老一下就停下推销姻缘的动作,侧身看过来。
  他不自觉地瞪大双眼,从没见过这么粗的姻缘线,这简直就是姻缘线上长了俩人啊。
  月老一下笑了出来,铁血大魔王都有爱情了,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努力,他觉得自己在人间的姻缘业绩还是有很大的提升空间的。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月老给自己打气。
  “姑娘,我给你说....”时间就是姻缘线,宝贵得很,月老敷衍地冲二人点了个头,就继续冲击姻缘kpi。
  殿堂里,曼绮柠和莫山川虔诚跪拜,特别是莫山川,坚定的唯物主义。
  但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很美满了,老婆和女儿就是他人生最好的拥有。
  他感恩这一切。
  曼绮柠从戴上玉佩就觉得自己身上有种暖暖的感觉,她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诚心感谢自己能拥有最好的老公,最棒的女儿。
  两人起身回头的时候,莫一站在门口冲他们招手,阳光撒在莫一的头上,她周身仿佛渡上了一层金色。
  这何尝不是他们心里的光呢。
  ------正文完。
  番外一:
  当殊惟清说要送她东西的时候,莫一表示很平静,毕竟再炸裂的场面她都见过,心如止水,绝对不会再起什么波澜了。
  直到她被蒙着眼睛带到一个地方。
  莫一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她们两人在半空中,她向下眺望,是一个很美的村子,像世外桃源一样。
  莫一以为是殊惟清找到了什么适合游玩的好地方就迫不及待带她过来,这难得算是一个正常的惊喜,所以她还挺喜欢的。
  没忍住多看了几眼,结果又看出问题了,谁能告诉她,热带水果和普通水果为什么长在一片地里,这就罢了,那长在树上的水果,是什么神奇的大自然力量让它长在地里了。
  再往旁边看,花园也是很惊人的,她在土里看见了荷花。
  后面的小溪也是丝毫不差,莫一在里面看见了不少海产品。
  呵...
  咋不放个鲸鱼啊。
  像是要附和莫一的心意一般,她听见一声低鸣,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条鲸鱼在河道口卡住了。
  ......
  莫一这时候才意识到,这又是一个不正常的礼物。
  殊惟清从身后轻轻抱住她,“喜欢吗?”
  “给你整了个世界。”
  莫一紧抿嘴巴,“那些水果、花还有鱼为什么要这样?”
  “方便啊。”殊惟清回答得理所应当。
  方便拿取,方便观赏。
  莫一回头,踮脚戳了下殊惟清的嘴巴。
  她看着眼睛亮晶晶的大狗狗说:“下次不许了。”
  另一半太爱送惊喜,也是一种对心脏的考验啊。
  番外二:
  等莫一人类年龄满20岁的时候,刚好遇上情人节这种热门日子,殊惟清提前一天去民政局门口排队,站了整整一夜,如愿成为当天第一个拿红本本的人。
  因为连续站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还上了热搜,她们两个还成了当时全网最感动的爱情,被无数网友泪撒评论区。
  莫一没好意思说殊惟清当时真的只是放了个躯壳在那而已。
  这次领证就好像打开了某种神奇大门一样,殊惟清先是带着莫一借着蜜月行为由,去全世界的国家领证领了个遍。
  可能小世界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得瑟,又去三生石上拿上古宝剑牢牢刻上两人的名字,因为刻得太深,整个三生石差点遭殃从中间断了。
  妖界。
  北宥又嫌弃又无语,“你们秀恩爱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可你俩一个仙界一个魔界,来我妖界领证有什么意义吗?”
  莫一:“实不相瞒,我们俩刚从冥界过来。”
  北宥:忽然之间释然了。